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བོད་རང་སྐྱོང་། བོད་རང་བཙན། 不等于“西藏自治”、“西藏独立”

文/达瓦旺欠
བོད་རང་སྐྱོང་། བོད་རང་བཙན། 不等同于“西藏自治”、“西藏独立”

བོད།(博)是不是Tibet 是不是西藏,tibet是不是从“大博”的发音演绎而来?或者,从tibet变成“吐蕃”还是从“吐蕃”变成“tibet”?中国人叫我们“藏”还是“博”我觉得都可以,但是,藏人说的“བོད།”和汉人说的“藏”或英语的“tibet”在文化上,地理上,语言上都是不是一样至关重要。但是我们可以确定,中国政府说的“西藏”不是藏人说的“བོད།”这一点可以确定。但是,中国人说的“藏区”是“བོད།”的意思没有错。
今天的“西藏”是不是今天的“བོད།(博)”,昨天的“西藏”是不是昨天的“བོད།(博)”。从把“蕃”改名为“西藏”的过程,把“唐蕃会盟碑”改变成今天面对着布达拉宫的“民族团结宝鼎”的过程。从唐朝的“唐蕃会盟碑”到今天面对着布达拉的“民族团结宝鼎”,那一个不是征服“博巴”的象征和愿望的表白。甚至将毛泽东的塑像赠送给并不缺少塑像的”博”。这因为是“博巴”喜欢毛泽东所至吗?不是,热爱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歌的作者都是汉人,歌词都是汉语。中共只是用藏人的口唱给汉人:“你们看藏人是怎样热爱共产党和毛主席的。”像“唱只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都是党培养的干部才旦卓玛用汉语唱的,“百万翻身农奴”并听不懂,只有汉人能听懂。中共把中国人都骗了,汉人以为这是“博巴”的心声,其实不然。所以,导致བོད་རང་སྐྱོང་། - autonomous of Tibet- 汉语译作“西藏自治”和བོད་རང་བཙན། - Free tibet – 汉语译作“西藏独立”中的 བོད། - tibet – 西藏的概念也随之发生了根本上的不同变化。
因为,有了以前的བོད། - Tibet – 西藏的不同,所以导致今天བོད་རང་སྐྱོང་། - “西藏自治”的概念发生了差异。而博巴自己也非加上一个“大”字来和汉语的西藏加以区别(表示她的完整性)。实际上藏语的བོད་རང་བཙན།有自己管理自己的意思。那么བོད་རང་སྐྱོང་也有自己管理自己的意思。如果都说成“自治”没错,都说成“独立”也没错。总是自己管理自己。中共把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打”都能够看成友好,那么“བོད་རང་སྐྱོང་། བོད་རང་བཙན།”怎么看成独立呢?完全是感情用事吗。是民族歧视的产物。如果,今天我们承认今日的“西藏”是“བོད།(博)”,那么有一天(不是中国共产党,假设中国是一个民主制度的政权)我断定,除了只谈今天中共所说的这个“西藏”之外,不会承认这个“西藏”之外的藏区“བོད།(博)”给你自治,就是有独立的可能也不可能给你历史上藏人自称为“བོད།(博)”的这块地方给你。因为,藏人自己放弃了“བོད།(博)”这个概念,而主动默认了他们的“西藏”。藏人承认了不同于“བོད །(博)”的“西藏”而永远不可能收回“བོད།(博)”这个地方。这样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已经摆在了“卡瓦坚”的面前了,到现在有人还在同中共玩文字游戏,尤其是生活在自由国度的“博巴”。实际上藏人同汉人一起玩汉文字“西藏”的游戏,而很少玩藏文字“བོད།(博)”的游戏(大多数)。我希望博巴们醒醒吧!让“西藏”见鬼去吧!我们要按着尊者达赖喇嘛的温和态度建立藏区,或者我们要按着传统坚持独立。总之,自己管理自己,才是我们要走的正路。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在中国的土地上,藏人不要妄想什么自己管理自己这样的纳粹种族主义做法。

中国境内,所有公民,不分民族,人人平等。

匿名 说...

看楼上胎神就不是中国人,所有的中国人都晓得,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哈哈,中国的版图就在轰塌中,西藏独立是必然,共匪养的癫狗,给老子爬一边去

dawa 说...

大西藏並不是境外西藏人的說法,是中國政府的說法。境外西藏人使用"整個西藏"這個概念。還有,中國政府用中文說"西藏",或用藏語說"BOD",指的都是同一個概念。沒有不同。所以,BOD=西藏=TIBET,問題僅僅是中國政府對"BOD/西藏/TIBET"的認知和藏人對此的認知不一樣,其中並沒有中藏英文的差別。

potala tsering 说...

中国政府说的“西藏”不是藏人说的“བོད།”这一点可以确定。
中国说的西藏,专指西藏自治区。藏文说的བོད།指的是藏区。
使用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逻辑概念。这是肯定的。
比如,英语Tbet Ando,是一个国家的概念加一个方言区域。中文西藏这个区域没有安多这个概念。在它的地图上就没有标注这个地区。
Dawa要说的是藏人的逻辑概念,觉得“BOD-西藏-TIBET。实际上我们想说的是一个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