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星期日

“地球第三极”褒贬不易确定

 

文/才让当周

 





从感情色彩上看,词有褒义词和贬义词之分。在一般情况下,这两类词都必须坚守岗位,各司其职。但是,某些褒义词和贬义词(包括中性词)在某种特定的语境中,它们的感情色彩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至于褒贬互换,即所谓褒词贬用贬词褒用,那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现象。褒词贬用常见,多用于讽刺;贬词褒用虽不常见,但却更具表现力。

 

把西藏形容为第三季是说西藏环境艰苦可以和南极与北极相提并论。

更重要的是和南极北极一样西藏没有文明。

如果它被认为是褒义那也是对地理而言,对环境而言。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文和地理是有区别的。

 

维基百科对南极洲的定义?

英语:south pole字面上,南极就是地球的最南端。而实际上又有南极洲、南极点、南极大陆、南极地区、南极圈等多种涵义。而地理学上的南极为南地极和南磁极。

南极大陆是指南极洲除周围岛屿以外的陆地,是世界上发现最晚的大陆,它孤独地位于地球的最南端。南极大陆95%以上的面积为厚度极高的冰雪所覆盖,素有白色大陆之称。在全球6块大陆中,南极大陆大于澳大利亚大陆,排名第5。南极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是世界上仅有的被海洋包围的2块大陆,其四周有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形成一个围绕地球的巨大水圈,呈完全封闭状态(参看南冰洋),是一块远离其他大陆、与文明世界完全隔绝的大陆,至今仍然没有常住居民,只有少量的科学考察人员轮流在为数不多的考察站临时居住和工作。

从南极的定义:“远离其他大陆、与文明世界完全隔绝的大陆,至今仍然没有常住居民来说把西藏自治区说成第三极就是贬义词,说西藏远离大陆与文明隔绝没有常住居民

主权

1820-1940年代年代间,各国探险家相继发现南极大陆的不同区域,英国新西兰德国南非澳大利亚法国挪威智利阿根廷巴西10国家政府先后对南极洲的部分地区正式提出主权要求,使这块冰封万年的平静大地笼罩上国际纠纷的阴影。根据19616月通过的《南极条约》,冻结以上其中9国对南极的领土主权要求,规定南极只用于和平目的,可以说,南极现在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它属于全人类。

维基百科对北极洲的定义?

英文: North Pole;在一万多年前北极已经有人类居住。早期的人类是从欧亚大陆首先扩展到北极地区的,因此欧亚大陆的北极部分被称为旧世界。后来有些部落越过白令海峡的陆桥进入了北美大陆,这一地区因而被称为新世界。早期人类大多定居于亚北极的林带,只在夏季到北边进行狩猎。对广泛分布于北极各地考古遗址的发掘和分析证实了人类真正定居北极是从4000多年前开始的[36]。旧世界的北极分布着分别来自于亚洲或欧洲的不同地区的多个种族,他们之间互相交融和代替,有着复杂的历史。但在北极的新世界里则只有一个单一的民族,即爱斯基摩人,因此其历史也相对简单。

在公元前325年,一位叫做皮西亚斯的商人、航海学家就为了寻找琥珀的原产地而驾船北上。据他自己的记载,现今的推测是他到达了现在的不列颠群岛(记载中称为普乐塔尼群岛”(Isles of Pretani)),然后继续北上,来到了传说中的图勒大地(Thule)。他的记载中提到:图勒旁边的地方由既不是水也不是空气的物质组成,或者说是前两者的混合陆地和水都悬浮着,既不能踏足也不能航行太阳落下两三个小时后又会升起来[46]。现今的研究者据此认为,皮西亚斯应该已经很接近北极极圈了[47][48]

在希腊人之后,北欧人也开始了对北方的探索。爱尔兰的僧侣们在公元800年之前可能就已经来到了冰岛。公元860年之后,古代挪威人也开始踏足冰岛。公元982年左右,红胡子埃里克发现了格陵兰大陆。之后,格陵兰陆续迎来了一批批的移民。居民建立了教堂,并开始与欧洲通商[49]

 

北极地区拥有可观的自然资源,比如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森林资源(亚北极地区)以及丰富的渔业资源。已探明阿拉斯加的石油储量达70亿桶,天然气达8千亿立方米,据估计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可达380亿桶和40万亿立方米。加拿大北部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与阿拉斯加相当或更多。而俄国北部的油气资源的储量又远远超过前两者。除油气资源外,北极地区还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煤矿以及铁矿、铜矿、铅矿、锌矿、石棉矿、钨矿、金矿、金刚石矿、磷矿和其他贵金属矿。近年来,出于对神秘而寒冷的北极地区的兴趣,北极地区的旅游业也逐渐兴起。北极地区还有大量的未开发的水电资源[30]

领土要求[编辑]

主条目:北极领土要求

参见:斯瓦尔巴条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早在18世纪,北极周边地区的国家就意识到北极地区的重要性。1784年,俄罗斯曾对阿拉斯加白令海峡阿留申群岛等地区宣示主权,并进行捕猎海豹的活动[82]

1920年,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丹麦挪威瑞典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意大利日本荷兰18个国家签署《斯瓦尔巴条约》,承认挪威斯匹次卑尔根群岛具有充分及完全主权。各缔约国的公民可以自主进入该地区,但活动受挪威法律管辖。1925年,中国苏联德国芬兰西班牙等国家亦参加该条约。[83]

1933年,美国国务院发表了题为两极地区:在南极与北极领土要求的研究中,对地理与历史资料的考虑的报告。1941年,美国与丹麦共同在格陵兰岛建立空军基地[81]

冷战时期,由于北极地区是美国和苏联间最近的通道,双方都在北冰洋沿岸部署了大量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场。加上北极的冰层为潜艇提供了躲避雷达等传感器追踪的绝佳场所,在冷战期间,北极地区一直是美苏潜艇角逐的舞台。[84]

现在,北极以及北冰洋不属于任何国家拥有。北冰洋外围的国家: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挪威丹麦格陵兰)则拥有岸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注 1]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个国家可以有十年的时间来宣告对其专属经济区的主权[85]。据此,挪威(1996年)、俄罗斯(1997年)、加拿大(2003年)和丹麦(2004年)都开展了对某些北极海区的领土要求计划[86][87]

200782日,一艘俄罗斯的探测深海小潜艇和平一号和平二号在北极点附近成功下潜至海床,并一面1米高的金属制的俄罗斯国旗插在北极点下的海床上,以证明北极附近海域就是俄罗斯的领土范围[88]。尽管这次下潜为科学探测,但在北极点下的海床插旗的行为引起了是否会展开对北冰洋海底的巨大油气资源的争夺的担忧。美国和加拿大都对俄罗斯插旗的举动提出抗议,并宣布会以北极考察和军事演习等途径反击[89]

 

最起码对南极和北极的定义基本上以没有主权、气候寒冷、人迹罕见、文明的历史极少。

 

西藏除了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周边寒冷与南极和北极有一比之外,不是没有文明、不是没有历史、也不是没有主权,至少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内。有人用第三级来回避西藏这个称谓,比如:藏族音乐研究,改为第三极音乐研究。如果为了比较地理、气候而被称为“第三极”还能够说得通。但为了主权、文明等夾杂在地理概念,那大可不必这样偷换概念。

所以说,所谓的第三极是不成立的,至少是不科学的。只是以“世界其它地方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有很多,青藏高原之所以会被称为“地球第三极”,可能是由于其自然环境在一定程度上接近南北两极地区。“是不够的。

2020年5月27日星期三

被失踪25年的班禅喇嘛更登曲吉尼玛


一个跨世纪的悲哀。
四分之一世纪以前绑架的一个西藏儿童,他被世人认为不仅仅是绑架了一个儿童这种强迫失踪对该地区的影响是深远的。
这个孩子如果健在的话,已经有30岁了。这个绑架了25年的班禅喇嘛更登曲吉尼玛,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如今,他和他的家人保护也好,监禁也好。最重要的是在世界上被绑架消失了。欧盟负责中国关系的官员回忆说:“每当我们去北京时我们都要求见他。”但被告知他正在学习,而他不想也不要烦恼。这是一个被学习,被不想要,被烦恼的典型例子。这些不要均是有人被不要的。而自己就这样被消失了25年,所以一直是被不受外界干扰的。
这是中国被人间蒸发的典型例子之一。这件事对西藏人,西藏地区,和对未来西藏的政治和宗教有着重大的影响。对中共将会采取什么手段对待藏人也已经截然若解。

2018年6月24日星期日

文明的交错

                                       --汉藏那些事




达瓦旺欠/



今天对的事情很难做对,坏的事情很难做好,为什么?因为大家都在做“应该”做的事情。



应该做的事是什么?难道比做对的事情,或把坏事做好还重要吗?在一个国家,有利于国家的事应该做、在一个地区,有利于地区的事应该做、一个家庭,有利于家庭的事应该做。国家、地区、家庭有矛盾的时候,什么是应该做的呢?很难做。因为标准不同,往往很难把这三者统一好。那么“应该”做的事是什么呢?那就是无论谁是谁非,大多数人觉得OK就是应该做的,对不对?我也不知道。



俗人



藏人分俗人和僧人,境外藏人也不例外。俗人是藏民族中占绝大多数,他们对藏民族的担忧比起僧人尤为起劲,也有点传统而古老,因为老套而不怎么现实,他们的思维还在《格萨尔》时期,他们还在跳我在小学时候跳的舞蹈。他们把传统文化当作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而排斥现代文化,他们无论在哪个国家,很多的人没有能力横向联络能力。大多数人没有文化,他们的藏文水平只够阅读而不能写作,凭经验和阅历而不去努力学习知识。藏族民众最可怕的是除了放牧的、农种的和经商的之外,只懂藏语的俗人,没有其他职业可选择。

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农业和牧业发展潜力不大也是众所周知的。藏人经商绝大多数很固执的经营藏人需要的产品。而这些产品都不是来产自藏区(绝大多数),比如,金银首饰大多不是藏人自己加工制作,红珊瑚绝大多数来自日本、意大利、台湾,手表绝大多数来自瑞士,最上等的服装面料历史上来自印度的英国毛哔叽,而最好的绸缎来自杭州。历史上寺院最好的工匠来自尼泊尔、不丹国。藏人最喜欢的而且如今越来越流行的的念珠,包括象牙的和檀香木以及各种石头的念珠都不在藏区生产,而且如今在世界各地极为流行,这些并不是藏族的产品成了全世界流行的西藏物件。这些本不是藏族生产的东西被别人当作是藏族喜欢的东西在买卖,久而久之就成了藏人的喜好,而藏人为他们努力去赚钱。

印度藏人号称,藏人有六百万,其实人们都知道这是一种假设,从来就没有统计过世界上有多少藏人,甚至,其他各国到底流亡藏人有多少也没人统计,藏人很多时候就是依靠假象,他们并不要真实依据就可以想当然的为一些事定型。尤其是俗人,世界各国散落有多少藏人没有真实统计。大部分藏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守旧,没有主见(有的是偏见),容易被鼓动。他们常常会说他们不搞政治,实际上他们搞的往往是小范围的放牧型羊圈式部落政治。有时候为了达到某种思维,搞一些活动让人啼笑皆非。在绝大多数国家他们不知道怎样和外国人相处,他们的主要活动就是3.10日游行、达赖喇嘛的生日、各个上中下三区每年一次聚会这三种。他们对中国政府遗留下来的仇恨不分青红皂白,中国的改朝换代从来视而不见。而又没有办法消除而记恨每个朝代与政府,他们基本上占了藏人中绝大多数人群,而他们的意志往往是被能说会道之人所左右,而一旦有人有不同的观点,最容易被那些与他们不同观点的族人所孤立,而这些人往往是藏人中有学识的和有主见之人。

而藏人的乐观,实际上是对现实回避的一种自我遗弃。正因为这样藏人从失去了国王(吐蕃朗达玛)之后,失去了拥有祖国这个圣神概念的基础。完全拜倒在佛的王国里,而佛国里没有国王、没有大臣、没有农、牧、工、商。因此,没有了国与国的界限和边界。直至没有了后来赖以生存的工业、交通、银行、电信、等等现代生存手段的建立。而有的只是今天大家引以为骄傲的旅游副产品-藏传佛教节日、唱歌、跳锅庄,实际上还是缺乏理性的学习生活和缺乏当代生活中自食其力(自食其力并不是吃饱喝足)的能力。

今天国家和民族的优略,不是用他们祖先的优劣来制定,也不是仅仅是信什么教(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信教)、也不是古老文化传承的深浅,而最重要的是看对现代文明知识的掌握有多少。今天拥有枚原子弹,不一定就是为了杀人那么简单,也许是为了维持和平,是为了制衡世界格局。今天拥有高速列车不仅仅是展示国家的国力,他也在展示人们的科技文明。智能机器人的制造也在展示他们的智慧。当然这些不能够掩盖他们思想道德的退化,也不能有此判断一个民族的优劣;但至少能够显示他们离现实社会的距离的远近。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每个民族都不可忽视。每位同胞的善良与贪婪、守法与违法、仁厚与奸诈、博学与无知、文明与粗俗,都会对”Tibet””Tibetans”西藏、西藏人,博、博巴加分与减分、受益与招损!



僧人



         藏传佛教是藏人对世界佛教界做出的一大贡献。没有藏人对佛教发展的努力,没有达赖喇嘛对藏传佛教孜孜不倦地努力,佛教在世界上也没有如此的地位。

但是,寺院众多派系林立也是众所周知的弊病之一。由于众多信教群体并不太了解他们所信仰的佛教经典,《甘珠尔》《丹珠尔》。他们只是佛龛里默拜的装饰而已。反而将虔诚默拜仁波切当成信佛的主要境界而推行之中。信教民众对仁波切的对错难辨,是非难分,及就是知道仁波切有错,信教民众也不轻易开口问责。而在藏区或国外产生了仁波切家族,仁波切寺院。仁波切相互指认其家族之人为珠古,比国内买官卖官和英国买卖爵士有相同之处,尤其是海外其他地区无人问镜。佛教界只要远离政治,国内国外都无人质疑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也成了一种政界的时尚。

         达赖喇嘛作为藏人缔造的精神支柱,每世达赖喇嘛都是藏人精心挑选精心培育和精心呵护。他支撑着非同小可的民族精神的着力点。可是走到现在尊者已经走进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境地。早在40多年前提出的《中间道路》当作儿戏的人大有人在。流亡藏人到底有多少人认真去努力实现?中国又有多少人认真研究过《中间道路》从而被重视。

我觉得《中间道路》集中了尊者近代的所有智慧,《中间道路》的理念成熟于欧洲12国联盟之后、继台中开通商业之时,以及最近朝韩越过板门店停战之前的最明智的史无前例的伟大举措。而如今陷于藏人和汉人,乃至中国政府和藏人行政中央的两面无视。



当然历史上达赖喇嘛错过了很多获得中间道路的机会,中国共产党政府邀请了达赖喇嘛三次:

         第一次195419岁的达赖喇嘛和16岁的班禅喇嘛获邀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达赖喇嘛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而班禅喇嘛被选为人大常委会委员。

         第二次从印度邀请到中国;1951年达赖喇嘛住在亚东,直到1956年达赖喇嘛赴印度纪念释迦穆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周恩来总理与达赖喇嘛长谈了三次。终于在1957122日离印返回西藏,尽管心有余悸通过噶伦堡,41日抵达拉萨。从1951-1957年这一段过程中充分表露出达赖喇嘛和噶厦之间去留问题的发展脉路。直至今日去留任然还在相互掣肘。

         第三次,班禅大师圆寂时,邀请达赖喇嘛。终于还是没有去。也是老问题,也是达赖喇嘛和噶厦相互掣肘。说到底执政人士害怕自己的权利被夺走,今天看来,通过选举产生的首席噶伦,彻底打破了噶伦世袭的模式而不必担忧。

历史上很多重大问题缺乏理性,藏人的何去何从往往是以个人意志和与这有关的种种权利欲作祟。

          当然西藏问题最大的掣肘是当达赖喇嘛听到了毛泽东说宗教是毒药这句话惹出来的后果。这也是达赖喇嘛纠结了一辈子去留的关键问题。其实,中国政府不信奉毛泽东有一段时间了。所谓藏人口中的红色中国早就名存实亡了。再说红色中国就会是一个笑话了。

为什么近半个世纪以来藏人受到各国的欢迎?这和尊者达赖喇嘛的优秀,和他在半个世纪多以来的努力所得。而并不是藏民族有多么优秀。也不是藏人有怜悯之心而从此获得全世界人的尊重,而是因为达赖喇嘛受人尊重,所以捎带了整个藏民族。如果,有一天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和再转世,藏族有可能会在世间消失20多年?或者有更大的变化?也有可能影响到达赖喇嘛转世!?



官方



         中国官方最关心的是西藏的稳定,在这个前提之下无论什么样的是非都可以过关。官方高层努力地为贫民建造住宅,与此同时官员也努力的售地为自己的权利贴金或为自己家族获利。维稳始终靠暴力始终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但是目前西方老牌资本主义也不用暴力了的时候,中国社会资本主义还在信赖着暴力。

         流亡政府官员最关心的是怎样使流亡藏人制于控制之内,而使他们政府不至于断顿。至于《中间道路》、《西藏独立》都对他们来说,成了左右逢源的砝码。《中间道路》由达赖喇嘛负责,《西藏独立》由青联会负责。国外的办事机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怎样把绿本子销售出去。或怎样获得海外势力的经济支持,获得经济援助历来都是藏政府的梦。流亡政府没有能力用其他手段牟利是世人皆知之事。国内国外的藏人理、工、科学习历来都是空白,藏文最多到了小学高年级就不得不用其他文字教学。中国国内藏人是这样,国外自由藏人也是如此。而国外藏人最喜欢用汉化来批评中国共产党。这是因为很多藏人觉得藏文是最先进的文字。但是大家都知道,现代很多事物,完全不可以用藏文去解释。尤其是理工科学以及很多现代学科。我们藏人在现代社会中基本上放弃了自食其力的基本条件和不具备在现代社会中独立自主的基本能力。



民间



         中国民间对西藏始终联想为净地,认为藏人超脱了所有苦难,不为名不为利,不贪图享乐。其实也很对,藏人的确不会拼命挣钱,也不会挣,特别容易满足。不过西藏除了地广、有佛教和地下资源或水利资源也没有什么可图了。及时享乐的条件其实没有。神秘一直充斥着中原大地,他们对藏传佛教的理解就是祈福,趣灾,大福大贵。心里活得充实。其实能不能祈福趣灾,看怎么做了,花钱消灾只是幻想,求更大的福恐怕是获不到更大的福。但是,有势力让人们这样做,人们也愿意做也很好。但就是佛学和信佛对立起来不是一件好事。

         西藏民间对中国政府的感激或抱怨怕是一半对一半。人民生活有明显的长进是事实。但从人格上贬低藏人,也是2008年以来存在的实事。在国内与汉人不同的,不容藏人自由通行和彻查是区别对待藏人已经造成不良的二等公民的心理阴影。

         流亡藏人已经习惯于每年的3.10的纪念日成了对抗中国共产党的日子。唯一有机会喊一些对抗中共的口号。也把它当做唯一的行为作为热爱藏事的表现。

         我从去年开始不去参加3.10的游行。我觉得不符合《中间道路》的实际精神。因为,在宣传3.10游行的广告底下的LOGO中有藏青会、妇青会、9.10.3、等有西藏独立理念的组织,这与支持《中间道路》理念基本不符,尽管藏青会、妇青会、9.10.3、等表态支持达赖喇嘛,但是他们从心里完全没有准备好接受《中间道路》,并且这种隐藏的独立概念始终始终影响着《中间道路》的实施。



         中国如今是中国式的社会资本主义,这一点不容置疑。与资本主义有所不同的只是由共产党领导之下的资本主义而已。



         中国的多民族规模在不断地变少(指的是汉化的程度越来越深),主要也不能只怪中国政府在消灭少数民族文化,而更主要的是少数民族文化的传统而与时代脱轨,在藏区用传统文化不能让青年学生掌握更多的现代文化,以至于让少数民族与现实的差距越来越大,导致了与汉语系统的竞争能力极具变化而矢去竞争能力。随着资本集中在少数人 手里和民族素质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这个相互扶持变为相互竞争的时代,少数民族越来越走向衰弱。只有同等的经济实力、适应现代文化实力,各民族之间才会有可能出现民族平等。由于经济实力、教育水准、尤其是科学文化水准的差距。民族之间不可能达到正真的平等是已成定局。

         除非少数民族自己意识到依赖实际上是在走自行毁灭的道理,从心理上意识到走向现代文明有多么重要的时候,才有可能赶上先进民族,不承认民族之间有先进与落后的固执是错误的,不学习先进更是错误。由于这些错误认识而抵制先进文明在现实当中的作用就更加大错特错。

         就今天西藏的条件完全没有独立的可能是确定的。将来有没有可能完全取决于未来谁掌握的现代文明成都来决定,而不是靠想象来定制,更不是喊口号说大话能够实现的。

        《中间道路》的条件中,最重要的条件之一是保持西藏文化传统,如果,不能复合实际生活条件和生产条件。比如,银行、交通、学校、电、信、工业、商业、音乐、舞蹈、美术这些行业将有谁来治理的时候,才会意识到没有人才‘没有现代教育的支撑。尤其是境内藏人只能用汉语才能学到的学科。境外藏人只有用英语才能够学到的科学。如今把这些行业交给藏人,藏人几乎没有多少勇气去接受。由谁来管理的时候也没有几个能说出理直气壮的话。

         我不赞成把物理和心理对立起来。但是要承认有些学问有物理属性,而另一些学问有心理属性。所以我们要承认佛学对心理起作用,而对物理不会起什么作用。对心理的苦难能够消除,而对灾难的消除恐怕也无直接作用。把佛学当作一种学问和其它学科对文化与生活相互补充,对藏人尤其重要。

         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说他们的传统文化不重要。但是也没有一个崛起的国家是靠传统文化崛起的,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我觉得任何民族不能没有现代的文化来加强自己的现实适应能力。任何人也不能小觑现代文化对人类带来的优越感。只有掌握了现代文化的青年人才有资格对今天的社会有说三道四的资格,也只有他们才是掌握世界命脉的智者。

         而中国政府和西藏政府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世人个有评价,并且都非常清楚。任何民族任何国家他们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主要的是人们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还要看认识自己的角度、正视一些什么,废弃一些什么?



         藏人应该从现代社会的现代概念与藏族传统文化有机地结合着手,确立藏人对世界履行什么义务与世人共同建造一个新世界的责任。古罗马用社会学的角度确定什么是人的概念的时候,除了人权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人要履行对社会的义务。这恰恰就是藏人所缺的。尽管我们造不出什么更大的什么智能机器人,但能不能将佛学走向科学化与实用化!?














2018年2月15日星期四

主席的名字写错了

习近平的名字中的“平”写错了,成了习近胖了
我突然注意到,字的发音不对。
不知道是中文水平不够,还是藏文水平不够,还是对主席的忠诚不够。不得而知。总之狗年各方都要够否则出事。

“平”不应该写成ཕིང而应该写成 ཕིན最起码,前一个pig更接近胖字而后一个pin字更接近平字。



ཞིས་ཅིན་ཕིན།






至少可以证明藏文也是不统一。



2018年2月4日星期日

境外藏人要分裂-才让当周






图片上面内容是:



“不要离间藏人和藏人,汉人和藏人也不要离间是中间道路的一个宗旨”署名“才让当知。



图片下方是罗藏桑给在比利时的发言(网友所发):



“我们有两大敌人,外部和内部的两大敌人。外面的敌人是中国,里面的敌人是分裂团结的那些人。”



敌人这个词用到此地不恰当。在向中国政府提出“中间道路”的今天,说中国是敌人不恰当,说自己内部分裂团结指的就是当天抗议罗藏桑给的人们。也是不恰当的。中国人认为在国外抗议习近平的就是反中国。而在国外抗议一个总统算什么,太正常了。把他们叫做敌人又分裂民族和煽动脑残粉的嫌疑。



有一位名人说:

你不要去欺骗别人,但是你自己才是最被自己欺骗的人。



今天好多人就是这样放任自我,甚至不要自我到作践自己。作践自己的最大理由就是,大家怎么来就怎么来。这个大家就是群。而不是真正的大家。比如说facebook群,tweittr群。微信群,QQ群。人们可以在群里讨论任何事,而这些事,他们误认为是人类的大事。

         尊者达赖喇嘛辛辛苦苦,经营的“中间道路”被一些怀有仇恨的阴谋家门,利用facebook群,tweittr群。微信群,QQ群。这些群,以“没有人组织的自发”的名义,将分化行政中央的权利。用罗藏桑盖和丹巴次仁作为因子,发酵起来的是内部分裂。

而罗藏桑盖甚至都说到他有两个敌人;说一个是中国,而另一个是内部反对他的藏人力量。猖狂的用一部分脑残粉对待同样脑残的另一部分人群。

人群不去想尊者达赖喇嘛提出,并通过了全民投票通过的“中间道路”。而去,争一个基金会的权利和它的利益。

但实际上作为专业人士,基金会的事不是很难处理,关键是谁去处理。不是一个很复杂而必须挑逗群众斗群众的主要理由。

问题是出在人自己的身上,有人故意要以藏人的名义算计藏人,这是不能答应的。不但境外的藏人不能答应,境内的藏人更不会答应。境外的“精英”有点不顾大局,为了在内地一个乡政府实力都不没有的中央行政长官个人的利益得失,为了自个儿的那点可怜的基金获得的权利争得不明不白。

人们可能还不知道罗藏桑给和边巴次仁之间是怎么回事。

主要问题在于怎样分配把美国西藏基金会的资金分配的问题,通过藏人行政中央。这是一个有史以来最肥却的一个不能,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援助西藏流亡社区最主要力量,美国的援助原来有一部分是通过其它基金会直接赞助国内很多学校、医院、文化等机构。但是自从2008年全藏大规模的反对中共的暴力政权以来,中国方面不让美国援助中国西藏,因此这一部分基金会就干脆直接拨放给西藏流亡政府。

而援助的办法和手段一直是藏人行政中央或他们的官员所关注或争取的一个重点。流亡社会对援助基金意味着什么?它关系到千千万万人的生死和官员权利实际权利。所以,官员在这个问题上出的事是最多的。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法国的基金会都有严重的问题,曾在历史上出现过。

这些国家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怎样把援藏资金拨到他们该拨的人手里?不能像正常的银行汇款汇到政府账号,基金会不能给任何藏流的任何组织或个人汇款。那么都是又基金会转给基金会。那么基金会在谁手里,这个问题就变得非常敏感而官员争取的焦点。在西藏流亡社会里基金会就是流亡人的银行。谁获得了基金会的汇款,那老大就是他了。

在西藏流亡历史上,始终从在的问题就是不能以流亡政府的名义在美国注册任何组织,所以,失控到好多流亡西藏办事处驻外国办事处落入个人的腰包。这主要遍及英国、法国、美国、日本和法国。而流亡藏人从来就没有吸取过教训,再一再二的被那些“忠于”他们的自己人被骗。从来都是事前不知道而事后追究其责而从无结果。

人们看了笑话了,一栋房产何必大惊小怪,很多中国人还不知到基金会对西藏流亡社区多么的重要。按道理基金会就是来援助难民的,而在西藏行政中央官员的心里把它当成招财进宝和取之不尽的宝盆,而高枕无忧的滔滔不绝。他们以为能说比能干重要很多。

西藏人的记性不好还是怎么的,刚刚在纽约的办事处,落入私人之手。办事处没法经营的时候华盛顿办事处又变成了来路不明之财产。

他们采取的是群众对抗。他们两个噶伦候选人,水火不容引起民众在facebook,尤其是在中国的微信群中公开发起争斗。

之前还是流亡政府的时候,怎样获得国外资金一直是为流亡社区表功的一件大事,同时怎样通过各个国家的办事处获得该国的帮助一直是办事处的最大任务之一。对外,他们的任务是获得援藏基金,甚至不惜出卖政治利益。对内征收藏人绿皮书的经费。如果它国藏人没有这本绿皮书是不能进印度藏族社区。至于,目前。尊者最牵心的“中间道路”一直以有达赖喇嘛负责处理为借口,所有的涉及中国的外事一概不予管理。尽管,“中间道路”藏人投票通过的,但是心中不是完全同意走这条路藏人我们心照不宣。只是可惜,苦了尊者一片赤诚之心和普度众生之心怀。

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与反对中共的海外势力和亲不是“中间道路”



只是接触对抗中共的汉人,那是不能实现中间道路。因为他们想的和我们想的根本上不一样。他们是为反共反国家统治者的组织联盟,而我们藏人是为了实现中间道路怎样平稳的通过中共领导,而不是通过反中共的中国人结盟。和反中共的人联盟获取中国人支持中间道路的方向有严重的错误。因为现在这个时期提出要求的对象是中共政权。对话和交流的对象只能是中国政府,而不是反对政府的力量。达赖喇嘛是为了缓解藏汉关系,而藏汉关系的关键在中共的手里,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针对的是要求中共走中间道路,而不是,也不应该要求海外抗共人士走中间道路。因为他们不存在走中间道路的问题。而海外华人反共人士促成海外藏人和中共对话的对话,那是不可能的。”

     尽管我们知道与中共讲“中间道路”是与虎谋皮。但既然选择了“中间道路"就要准备与中共和平相处,要和中共关卡下的华人好好相处不是吗?”中间道路“的初衷是为了让在中国境内的藏人的政治环境和生活环境有一个大的改善为蓝本不是吗?

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这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关系只能各自独立去争取,今天的藏中关系,随着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的构思,按着藏人投票的结果,去从心底里支持尊者和决心走中间件道路,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中共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咱们的时候都不能放弃。”

以上是在2017.12.15 yutube一下地址的留言


达赖喇嘛在对藏人无论何时何地始终有两句话

不要说“西藏独立”,不要当“分裂分子”。

今天海外反对派实力和海外藏人对中共的要求完全不同。

自从斯特拉斯堡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到今天为止,《中间道路》提出的时间可以推断出是给中共执政期间提出来的诉求,也就是说,他没有与海外反对派反对中共诉求完全不同,本质上有区别的。

所以我认为,就像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一样,自己的问题自己要决解。这一点至关重要。
我在2008年通过汉藏笔会的葛巴给尊者达赖喇嘛写过一份信。

内容的大致观点是要把中间道路的宣传方向要针对中国国内民众;接触中国政府的个人和团体,以及单位,甚至使馆把橄榄枝伸向咱们的时候都不能放弃。这都是诉说藏人夙愿的极好机会。而不要一说中共就谈虎色变。

今天《中间道路》的本质来看,并没有要推翻中共的夙愿,既然这样我们按着尊者达赖喇嘛的思路,走中间道路,不要和任何反对中共的实力融合,更不应该争取他们的支持,因为,个是个的问题。尽管普世价值同意也不可以在争取中间道路时与他们合作。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藏语也是国语-祭藏人的歌喉-百灵鸟德白



才让当周\



传来德白病逝的噩耗,在微信上的藏人群里传开了,在微信上的追悼是以发送酥油灯开始,使用语音和短文以及转发他本人照片的形式进行,没有组织没有领导的自愿。悼念的深切程度不亚于一个尊者和大德的仙逝。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那个歌手有他这样在网上如此高的呼声。



中国的事就是这样官有官道,而民有民道。官方最喜欢《红太阳》呀《不该怎样称呼你》这样的。民方喜欢山水、父母、家乡等等。



德白1968年出身于甘肃省玛曲县曼日玛,他的生长期正是在文革拨乱反正之际,由于他的歌被众生喜爱而短暂被玛曲县文工队收留而打过短工。后来不久被开除出文工队,后来也有合作打工的时候,但终究由于个性过于强悍,他和著名爵士歌手崔健的命运一样,逐渐结束了他当上班狗的时期。



所以德白是最优秀的歌手和人们喜欢他这个歌手的地方,就是他唱的歌,他的听众们听得懂喜欢听。他对他的听众对象的定义是完全明确的,他从来没有唱过汉语歌曲,他以为藏语也是国语。



1981年我通过青海的的同行道吉仁宗在青海省藏文杂志<章恰尔>发表了名为《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我的恩爱父母在哪里?》的藏文歌曲。这可能是第一次在《章恰尔》杂志上发表的藏文有乐谱的歌,也是最后一次藏文代乐谱的歌曲了。我本来写的是一首爵士风格的藏语歌曲,但是被德白老弟唱成扎年弹唱。先别说在当时,现在也未必有人认为那首歌是一首爵士风格的藏语歌曲。



1990年我在甘肃民委委托下在我说了解的夏河县和玛曲县这两个歌手云集的地方,集中了一批民歌手,在甘肃省广播电视台为他们录了音,当时有勒各加、德白、仁考、桑考吉、东宝吉等十几位优秀民歌手。我和德白单独喝过一次酒,我们俩谈过关于藏语和汉语对藏人的利害关系时他曾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 “藏语也是国语,汉人尊重汉语一样,藏人尊重藏语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当时还谈到我写《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他说他当时在《章恰尔》杂志上看到了这首歌就特别喜欢和亲切。这首歌从合式磁带时期唱到CD唱片时期,陪他度过了短暂的20年。



当时,我记得西北民大(当时叫西北民院)学生会举办的藏历年上学生们指名邀请了藏族诗人伊丹才让先生,还有刚从拘留所中出来的著名藏族文学家满拉加,我也再邀请之列。当时,让我一定要唱我写的被德白唱红的《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我就唱了一句,后面的歌当时在场的所有藏族学生全部合唱了。



这一点我没有想到,这首歌的欢迎程度如此之高,这也说明了德白的歌多么的受人欢迎。另外,我从另外的一个侧面感受到藏人多么需要自己母语的歌曲。

也就是从1989年开始在兰州的大街上没有公安的允许不准打印藏文文件。这是我亲自经历的,因为么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甘肃省电视台委托我写一些甘南藏族题材的节目,作为《大江南北》还是《东西南北中》中的一段叫做《五彩甘南》好像是这个名字,我记不大清楚。所有的歌手都是民歌手,我改变配器的全是民歌改编的,所有歌词都是藏语的。我把歌词拿到大街上我到过的所有复印店都不允许复印藏文。当然也不是后来不让复印,但是没有政策性规定。全是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没有法律约束哦。。。。。。。。。。。。。



作为德白他已经与世长辞了,作为还清醒在人世的人们应该考虑一个问题。一个没有进过艺术院校,没有在任何官方举办的音乐会得奖的,甚至工作过的他,像农民工一样从歌舞团踢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还会有今天这样在听众中有如此之高的威信。



品什么?品的牌子就是心心相映。要唱自己,唱自己的周围所发生的琐碎。



我们的歌手、我们的作曲家、作词家扪心自问,我们怎样走下去?



我是写不好了,以噶玛道吉的祭文作为结束





春天将至

布谷不在



花香依旧

鸟语不闻

痛失百灵

茶酒无魂

呜呼友朋

哀哉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