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两个男人商量得到同一个女人

只是接触对抗中共的汉人,那是不能实现中间道路。因为他们想的和我们想的根本上不一样。他们是为反共反国家统治者的组织联盟,而我们藏人是为了实现中间道路怎样平稳的通过中共领导,而不是通过反中共的中国人结盟。和反中共的人联盟获取中国人支持中间道路的方向有严重的错误。因为现在这个时期提出要求的对象是中共政权。对话和交流的对象只能是中国政府,而不是反对政府的力量。达赖喇嘛是为了缓解藏汉关系,而藏汉关系的关键在中共的手里,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针对的是要求中共走中间道路,而不是,也不应该要求海外抗共人士走中间道路。因为他们不存在走中间道路的问题。而海外华人反共人士促成海外藏人和中共对话的对话,那是不可能的。”

     尽管我们知道与中共讲“中间道路”是与虎谋皮。但既然选择了“中间道路"就要准备与中共和平相处,要和中共关卡下的华人好好相处不是吗?”中间道路“的初衷是为了让在中国境内的藏人的政治环境和生活环境有一个大的改善为蓝本不是吗?

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我觉得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他们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你的时候都不能放弃。不要忘了,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是在藏人推出独立运动不利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在藏人有独立的意识,而没有独立的能力;而中共在完全掌握了藏人藏人生杀大权的今天,不需要依靠噶厦的情况之下。变得越来越强硬。所以他们提出只考虑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当然达赖喇嘛尊者那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藏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有两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个人都想获得这个女人,你说他们联合起来获得这个女人还是单独各做各的好呢?还是互相伸手帮忙好呢?今天的海外藏人和海外反共的华人扮演的就是这两个男人。这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关系只能各自独立去争取,今天的藏中关系,随着达赖喇嘛提出来的中间道路的构思,按着藏人投票的结果,去从心底里支持尊者和决心走中间件道路,只有靠藏人自己去和中共接触。只要中共的某个个人,某个团体,或是某个团体,甚至是某个使馆把橄榄枝伸向咱们的时候都不能放弃。”

以上是在2017.12.15 yutube一下地址的留言


达赖喇嘛在对藏人无论何时何地始终有两句话

不要说“西藏独立”,不要当“分裂分子”。

今天海外反对派实力和海外藏人对中共的要求完全不同。

自从斯特拉斯堡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到今天为止,《中间道路》提出的时间可以推断出是给中共执政期间提出来的诉求,也就是说,他没有与海外反对派反对中共诉求完全不同,本质上有区别的。

所以我认为,就像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一样,自己的问题自己要决解。这一点至关重要。
我在2008年通过汉藏笔会的葛巴给尊者达赖喇嘛写过一份信。

内容的大致观点是要把中间道路的宣传方向要针对中国国内民众;接触中国政府的个人和团体,以及单位,甚至使馆把橄榄枝伸向咱们的时候都不能放弃。这都是诉说藏人夙愿的极好机会。而不要一说中共就谈虎色变。

今天《中间道路》的本质来看,并没有要推翻中共的夙愿,既然这样我们按着尊者达赖喇嘛的思路,走中间道路,不要和任何反对中共的实力融合,更不应该争取他们的支持,因为,个是个的问题。尽管普世价值同意也不可以在争取中间道路时与他们合作。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