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干比说重要,造比挣重要

                                -为藏语教育发声
达瓦旺欠/文

自从西藏的最后一个国王被乱箭射死以后。西藏就没有建设过国家。建设的只是寺庙。但是国家和寺院作为一个国家,他们的运转方式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作为一个国家维护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宗教,同时更重要的是维护其民族的利益,维护其国家的整个机器的运转。而宗教只需要他的教民对他的信仰。没有也不可能教会他的教民如何去赢得生活和建设自己的家园。在寺院中不可能教你如何保家卫国。甚至不会教你如何护教护院。甚至,用教去赢得他国的布施,作为一种收入而不可不做用宗教和青藏高原作为筹码换取古代王室的施舍。并且,把他作为一个荣耀相互攀比。从来没有考虑过靠西藏人民建立一个巩固的有文化、有经济实力的独立国家。而是,致力于说教和学佛。而因此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成了外国皇室控制西藏的主要契机儿利用转世制度控制西藏的社会。
西藏独立是要有经济支配的,没有经济的支配就是一个小小的寺院也无法维持。光靠布教获取寺院经费的做法毁了我西藏的历史不说,还会毁了西藏的今天。
建设家园就要获得现代文化的知识。要掌握365个职业的职业技巧。工、农、商、学、兵缺哪一样他都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更不要说靠别人的布施,靠难民获得他人的同情了。
藏人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要做什么!而只是靠想什么和说什么。在古代,西藏建了那么多寺院,藏人都想好了怎么去干。真正干的人不是来自中原就是来自尼泊尔或锡金,甚至阿富汗的工匠。西藏寺院里有那么多雕刻窗户,那么多铜塑的佛像。查查他们是谁造的时候,无一不是他人所造。别说古代,就是今天,从上一世纪58年和文革期间毁坏的寺院到今天还在修复当中。这些寺院修复的工匠,那一个不是从内地来的工匠或从内地学来的,或尼泊尔,锡金的工匠那里学来的技术。而且大部分专业修复寺院的工匠都是内地和尼泊尔、锡金世袭的专业技术。这些传统的技术都是这样。近代的更是如此。公路、铁路、机场、医院、体育场、文化场所、电灯电话、手机、电视、商业、银行、工业交通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技术对藏人来说都是等于零起点。
藏人研究最多的,对世人贡献最大的也就是延续了释迦摩伲佛祖的生死之道。净化了人们的心灵,是一个心灵的学问。
对世间众多的职业知之甚少。及就是有一天再来一个胡耀邦。把西藏的汉人全部撤走。管理西藏城镇的藏人的管理才能都是一个大问题。
我们不妨分析一下今天藏人在西藏的就业范围和就业特点,就可以大致能够想象出可能的结局。
西藏的藏人所获得的职业:
1.专业的神职人员(也就是喇嘛)
2.大学毕业的公职人员(干部包括:教师、作家、教员、摄影师、录音师)
3.艺术家(歌唱家、舞蹈家、画家)
3.经商
4.农民
5.牧民
6.民工
理工科学方面的机械、化工、桥梁、建筑,电讯、电脑的工程师、技术员(绘图,测绘)、计算几乎等于零知识。
更惨的是没有一个藏文教科书能够完整的学到以上所列各项直至上完大学例子。这都包括世界各地。
之所以没有这些知识,不能全怪他人没有给我们这个权利,关键是自我意识也没有跟紧世界进步的步伐。就像达赖喇嘛尊者所说“身子进入了这个时代,而脑子仍在中世纪”。解放军进藏几十年了身体得到了“解放”。脑子没有“解放”。
如今,大家都要进入小康社会。藏人除了卖地、卖牲口、卖寺院、卖唱卖跳换取小康之外,完全要依赖政府扶持扶持,别无他法。靠自己的这种意识,藏人还没有开始想过。
应该开始想这个问题,我们的孩子们将来都要走进现代社会,而总不能停留在别人画圈我们钻圈吧?我们总是要从施舍与别人的历史中该跳出来了吧?跳不出来也要想着跳出来吧?
要想跳出来首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藏文的理工科教科书只到大学。让我们的后代学会为社会干事,干社会的事。只要干社会的事,下一辈子在转世也不会后悔的。
我们要为众多的人操心,多操心。而不是为极少数人操心,而毁了大多数人。


干比说重要。因为藏人祈祷了几个世纪,希望给藏人平安。但是始终没有因为靠自己幸运降临到西藏大地。

造比挣重要。因为,造出来的是自己的,挣来的是别人的。不要以为教可以换成钱。总有一天教会离你而去。


1 条评论:

potala tsering 说...

我看到很多藏人开着汽车,手里拿着iphon上着威信,给远隔重洋的亲人留着话语,沾沾自喜,喜不胜收的样子,看来真让人高兴。今天的社会进步到如此地步足不出户就能够和亲人对话。但是,突然一个悲哀的情绪突入袭来。我在想这个汽车上的那一个螺丝是我们藏人造的,或ihpon上的那一个程序的那一部分插件是通过我们藏人的设计或制造呢?
我们总不能总是责怪于历史没有给我们创作这给机会吧?要想去做的话有一天就能做出来。就怕不去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