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星期三

中间道路和西藏独立

二十多年来没有拉过一次310日的藏人游行,这一天被称作西藏抗暴纪念日。这一天也是藏人的耻辱。当然也是西藏历史的必然结果。

实际上不是开始于这一天,藏汉之间的渊源历史悠久,总结之下都是从西藏的无能给了汉人渗透和占领的机会。我说的无能主要指的是:经济、军事和外交的无能。由于从图博失去国王之后,经历过漫长的的无政府状态之后。西藏被佛教征服,而佛教号称在佛的领域里,没有国王和大臣སྣང་བ་མཐའ་ཡས་ཀྱི་ཞིང་ཁམས་ན། ཆོས་ཀྱི་རྒྱལ་པོ་ཉིན་བཞུགས་པའི། རྒྱལ་པོ་བློན་པོའི་མིང་ཡང་མེད། (注1)不但没有国家和国王,劳动和生产也除了放牧和务农,没有把铁匠、木匠、石匠、屠夫、脚力看成是劳动,堪称它们为最下贱的劳动行为。如今反思一下,世界上的机器就是历史上的铁匠做的,而历史上的建筑开始于木匠和石匠。屠夫是各种食品加工的起源。脚力就是经商的初期。由于最基本的国家基础没有,出了问题。所以靠喇嘛建国的路是走不通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中间道路这个求人的道路。西藏历史一直就是求人的历史,尤其是失去了国王之后的西藏。
如今很多以教作为国本国家不多了。国家的国教不是很确定国家也很多。信教自由是在国家兴亡的基础之上越来越得到人们青睐。而纯粹佛教国家的历史已经是过去。之所以佛教在藏人心中有如此巨大的潜力,是因为佛教能够减轻内心的痛苦,那个地区和国家的人痛苦多,那个地区和国家的人就信教多于痛苦少的地区和国家。当然,也有很痛苦的国家不信教的,那就内外都是痛苦,很可怜。同时当然在发达国家也由于精神贫乏而寻找精神食粮的现象。也有真正想搞懂什么是佛教而努力的人们,但这一部分人能不能算是在信教,很难说。如今,懂教的人不一定信教,而信教的人有未必懂教。藏人也不一定就是唯一信佛教的,而外国人和汉人也不能说他们不懂教。如今,学佛的人不少,但也未必就是藏人。如今藏人信佛,懂佛的人越来越少。

藏人把抗暴日作为一年一度必须参加的纪念日而成为惯例,不去参加好像不是很正常。去年我就说了,好多口号直到2013年才有所改动。那种政治铭感,雷厉风行在藏人中很少见。从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的斯特拉斯堡算也快有30年了,藏人一直认为,达赖喇嘛只是在言论上放弃西藏独立,而不是真正不要西藏独立。直到2008年之后,藏汉矛盾有了新的发展趋势。从一个达赖集团的行为转变成国内外全藏区参与的民族对抗开始。从1959年算有了56个年头了。尽管藏人听从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的倡议,并却也进行了全民投票。藏人新政行政藏人中心态度也很坚决,坚决走中间道路。但就是在执行是不是很严格。

但是,我是不信藏人真能从心里放弃独立的信念。我的这个疑虑中国也同样从在。因为2008年以来。藏汉相互从民间开始失去了信任。中国政府,征服人的唯一手法就是实施压力。也就是施暴于民。今天的中国你别看在天安门城楼上挂着毛泽东的画像。实际上早就不是毛泽东想要建设的那种国家,何以见得?我们就从心理,物理,武力角度来看看。今天的中国,所有的事都要快刀斩乱麻,从不讲攻心为上,遇到民族矛盾,第一,从表面上对外界不承认这个矛盾,首先上去的是治安、防暴队、警察、武装警察。然后,就是给一些奖励来搪塞。防暴警察从表面上看和外国防暴的方式差不多。但实际上比外国防暴警察的素质差很多,他们打人,他们致残人命,不要受法律制裁。尤其是对藏民族。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证。我是不相信中共能把橄榄枝伸向藏人或伸向达赖喇嘛。因为,到底走的路还是不同。正可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一个党性,一个佛性。一个只认钱,一个只要钱。一个专治人,一个专治于人。

藏人今天的抗暴也有很多漏洞。同以往一样行政中央参与传达司政的3.10讲话。不参与任何游行。组织者是西藏联谊会。参加布鲁塞尔抗暴游行的还有藏青会组织和西藏朋友组织。说到底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如中国的各个联谊会和西藏的联谊会,他们各自都被各自的政府所严密控制。我说了自2013年开始才对口号做了有利于中间道路的改动(当然也仅仅是不在喊西藏独立,但标语还是在游行队伍里从在。藏青会也时常参加3.10支持中间道路的游行。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说都是不应该的。当然,中共是不承认藏人行政中央。所以他们的行为也不太在意。

所以我没有看出来3.10聚会到底是不是在搞中间道路还是在要求独立?当然,达赖喇嘛已经不主持藏人行政中央的工作,所以执行时又不得力的地方。














注1:摘自:བདེ་ཆེན་ཞིང་བཀོད་ཀྱི་མདོ་བསྡོ་བསྡུས་པ་ཐེག་པ་ཆེན་པོ་ཞེས་བྱ་བ་བཞུགས་སོ།།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