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星期日

尊者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

12月4日,
主席、各位议员、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今天很荣幸地能在大家的面前发言,感谢您的邀请。我最主要的承诺,是在「促进人类价值观」,如慈悲心-针对个人层面、家庭层面,需要的平静与幸福而言,这正是我所认为的关键因素。现今的时代,似乎不太重视这些内在的价值。因此,提倡慈悲平等,是我排名第一的承诺。我的第二个承诺,「促进宗教间的和谐」。我们自然而然的接受多元化的政治和民主;但往往对多元的宗教信仰,似乎更加的犹豫不决。尽管大家都有着不同的概念和哲学观,但所有主要宗教的传统,都在传递着相同的讯息,爱、同情、慈悲、宽容、知足和自律。这些宗教也都有类似的潜力,足以帮助人类步向幸福的生活。因此,这两项是我的主要志向与承诺。当然,我会特别关注在西藏问题上,因为我对全体西藏人民有着特殊的责任,我的子民们把他们在西藏最为困难的时期里,仍然继续把他们的希望和信任寄托在我的肩上。所以西藏人民的福祉是我永不能放弃的动机,我也认为自己是流亡中的自由发言人。上一回也就是2001年10月24日,我有幸前来欧洲议会里演讲,我说, “尽管有了一些发展和经济进步,但西藏仍然面临着基本的生存问题。在西藏因为政策造成种族和文化的备受歧视,连人权亦严重的被迫害着。然而,这也只不过是表相的症状,相信背后所潜藏的深层问题,是更为严重的。中共当局认为西藏独特文化和宗教的渊源,威胁国家的分离。因此精研深思的政策,导致全体人民以及独特的文化和身份,正面临着灭绝的威胁。“自今年3月,西藏不分男女老少、各各阶层的人民,在西藏高原示威抗议,抗议中国在西藏实施着压迫和歧视的不当政策。由于充分认知这是迫在眉睫致命的危机,所以横跨整个西藏,来自三区(卫藏、康区和安多)的,青年人和老年人,男人和女人,僧侣和信徒,信徒和非信徒,包括学生,全部的聚集在一起,自发地和勇敢地表达出自己的痛苦,真正的不满和对中国政府的政策满怀的怨愤。我一直为着中国与西藏双方冲突中流逝的生命深感悲痛,并立即呼吁中国当局自制。自从中国当局将所有近来发生在西藏的事件,归究为是我一手的策划,已多次呼吁建立一个独立的和受尊重的国际机构,彻底进行调查此事,包括邀请他们前访印度达兰萨拉。如果中国政府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如此严重的指控,就必须负责的向全球披露真相。可悲的是,尽管世界各国领导人、非政府组织和具有国际地位的人士,很多的声音群起呼吁,应以避免暴力且自制的力式,中国当局还是诉诸野蛮残暴的方法来处理西藏的情况。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藏人被打死,数千人受伤和拘留。有许多失踪的人们,命运仍是个谜。即使我站在这里,然后到过许多的地方,西藏还是存在着庞大的武装的警察和军队。事实上,西藏人民在戒严的情况下,继续在恐吓与焦虑的气氛里遭受着迫害。藏族人民在西藏的生活,似乎时时担心着自己是下个被逮补侵害的人。由于没有国际观察员、记者,甚至是游客被允许自由的进出西藏,我深深的为西藏人民的命运感到忧伤。中国当局已完全掌控了西藏。西藏人民正面临着如同死刑审判,这样的判决旨在消灭西藏人民的生命。许多荣誉的欧盟成员,向来明白我一贯的努力,是为了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透过对话或是谈判,以解决西藏问题。本着这个精神,1988年欧洲议会在斯特拉斯堡举行时,我提出了一份正式谈判的提案,并非寻求分离和西藏独立。自此时以来,我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沟通,面临了许许多多的坎坷和曲折。在中断近10年来,终于在2002年重新建立与中国领导的直接接触管道。我的特使和中国代表,已经过了多次的的会谈。在这些会谈中,我们提出了西藏人民明确的愿望。「中间路线」的本质,是为了寻求在中国宪法的保障下,为西藏人民争取安全且真正的自治。今年7月1日至7月2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七轮会谈,中国方面邀请我们提交我们对真正的自治的意见与方法。因此,2008年10月31日,我们提交给中国领导人的备忘录,说明了西藏人民所寻求的真正自治。我们的备忘录,说明了我们的立场--真正的自治,以及藏族政府对于自治的基本需求。我们提出这些建议唯一的目的是,真诚努力来解决西藏的实际问题。我们相信付出善意,在备忘录里所提出的问题与建议,能够获得实践。不幸的是,中国方面断然拒绝备忘录的整体内容,并陷构所有的建议是企图在追求“半独立”和“变相独立”,因此而令他们不能够接受。此外,中国方面指责我们“清种灭族” ,因为我们的备忘录里要求中国承认少数民族自治法里规范的权利,“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它地区的民族移居藏区,规范其定居、就业或经济活动。“在备忘录中,我们清楚表明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驱逐非西藏人。我们关注的是大规模进藏的汉族,当然也有一些其它民族,这是反过来让世居的西藏人口边缘化,并威胁西藏脆弱的自然环境。人口结构急剧的变化,是大规模移民所造成的,终将导致藏人被汉化的命运,这是逐步导致西藏的人种及独特的文化濒危灭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满洲、内蒙古、东土耳其斯坦,都是因为大规模人口迁移破坏性后果的明显案例,让汉族成为中国的主导地位。今天,拥有语言、文字和文化的满族人种已然灭绝;今日的内蒙古的2400万总人口数,蒙古族仅只占了20%。尽管中国官员的说法强硬,但与此相反,我们的备忘录所提出的,是我们真诚地关切所有该要解决的问题,包含中国政府的主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完整的不可分裂性,该备忘录是不言自明,欢迎大家提供看法和建议。藉此机会呼吁欧盟和议会努力斡旋,说服中国领导人认真的透过谈判,以期解决西藏问题,维护中国与西藏人民的共同利益。我坚决反对在我们的争取过程中使用暴力作为手段,当然我们有权利探讨所有政治方式的可选择性。秉着民主的精神,我要求西藏流亡政府组织特别会议,讨论国家前途和西藏人民的状况,并共同决定西藏运动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次会议,于2008年11月17日至22日,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失败的中国领导积极恶劣的响应我们的倡议,已证实了许多藏人的怀疑,中国政府其实没有兴趣接受任何的解决办法。许多西藏人仍然认为,中国领导人执意强行和全然同化西藏。因此,他们呼吁西藏需要完全的独立。也有一些主张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西藏的前途;尽管有这些不同的意见,特别会议的与会代表一致决议,根据西藏与中国当前的形势和正在发生的变化,采用我的决定是最好的办法。我将研究提出的建议,这些建议来自于约600名世界各地的藏人代表,及从西藏内地竭力收集而来的意见。我是一个坚定奉持民主的人。因此,我一直鼓励流亡藏人都要遵循着民主的进程。今天,西藏流亡政府,设立有:立法,司法和行政三个部门。 2001年时,我们在民主化的进程中,迈出一大步,民选的噶厦(内阁)总理产生。我一直坚持的认定,最终只有西藏人民能够决定西藏的未来。第一位印度总理--潘迪特尼赫鲁,1950年12月7日在印度议会里所说:“与西藏相关的声音应该就是西藏人民的声音,不是其它人的。西藏位于印度和中国之间,所以西藏问题影响的层面,远远超出了600万西藏人的命运问题。数百年来,西藏作为地球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和平的缓冲区。然而,在1962年,在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的仅仅几年后,世界共同目睹了两个亚洲巨人间的第一次战争,这显然是表明着必须有一个公正、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西藏问题,以确保两国人民之间友谊的持久和亚洲各国间的信任。西藏问题也关系到西藏脆弱的生态环境,根据科学家演算而得的结论,这将影响许多亚洲国家,涉及数十亿人口的生命安危。西藏高原是许多亚洲最大河流的发源地,而西藏的冰川是地球上最大的,除了极地地区之外,一些环评团体提出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一说。而且,如果目前的气候暖化的趋势继续下去,未来的15-20年里,印度河流域将会枯竭。此外,西藏的传统文化,以佛教基本教义-慈悲及和平为原则。因此,西藏文化广布涉及的不只是600万藏人而已,同时也是横跨喜马拉雅山脉、蒙古、卡尔梅克共和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这超过1千3百万人,包括越来越多在中国的兄弟姐妹们,所共享的文化,这是有助于世界的和平与和谐的。我常说:期盼最好的,但也要做最坏的打算。基于这个观点,我劝告流亡藏人应该加倍的努力,教育年轻一代的西藏人,加强巩固我们流亡中的文化和宗教机构,目的就是要维护我们的丰富文化遗产,并扩大和加强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机构及民间社会之间的交流。我们的流亡社区最重要的责任,即是维护我们的文化遗产,因为我们可以自主自由的这样做,然后担任为西藏境内的同胞的发声者。当然,我们肩上的任务和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在难民社区里,我们的资源自然有限。所以藏人们也需要面对现实,我们流亡的时间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的时间。因此,我要感谢欧盟在我们的教育及文化事业上所提供的援助。毫不怀疑的,欧洲议会的积极,已影响了中国变革的进程。全球的趋势,全然朝向更开放、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的方向。迟早,中国将随着世界的潮流而前进。在这方面,我要赞扬欧洲议会授予萨哈罗夫人权奖,给中国维权人士--胡佳。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且让我们期待中国迅速向民主的方向推进。凭借其新的地位,中国准备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重要主导能力。为了完成这个角色,我认为,至关重要的是中国的公开性、透明度、法治、自由的信息和思想。毫不怀疑的,国际社会中对中国的态度及策略,将影响中国处理已发生数起国内事件过程中的变化和事态的发展。相反地,中国政府继续以极其严格的态度,对待西藏;所幸有些中国人-尤其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越来越能够理解和同情西藏人民的困境。虽然我对中国领导人就处理西藏事件的信任越来越薄弱了,但我相信中国人民的心,仍然是坚定不移的。因此,我建议西藏人民团结努力,去影响及感动中国人。中国知识分子的曾公开批评,今年3月西藏示威后所受到中国政府的严厉镇压,并呼吁中国自制和透过对话,解决西藏问题。中国律师也公开提供,帮助被逮捕的西藏示威者面临审判时的法律协助。如今,有越来越多对西藏境内的困境及藏人的愿望,理解、同情、支持和声援我们的中国兄弟姐妹。这是最令人鼓舞的,也藉此机会感谢勇敢的中国的兄弟姐妹们的声援。更为感谢欧洲议会,坚定的表达关心和支持和平非暴力西藏的运动。您的同情、支持和声援,一直是西藏境内外人民,最为伟大的温暖源泉和鼓励。特别感谢欧盟西藏小组的成员,不把西藏人民的悲惨看成是一项重点的政治工作,而是把全体西藏人民放在心上。欧洲议会在西藏问题这个议题上的多决定,对于西藏人民突破困境,有着庞大的助益,并且提高了欧洲及世界各地对于西藏问题的认知。欧洲议会坚定的支持,西藏已经在中国引起了关注。我为欧盟与中国之间的一些不必要的紧张关系,感到遗憾。但是,我愿与大家分享且真诚地希望并相信,不论目前西藏内部的十分严峻的形势和中国和我的特使间对话进展的僵局,未来西藏和中国将能摆脱不信任的关系,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取得信任和承认的共同利益。我毫不怀疑,你们将继续表达关心和支持西藏的意愿,从长远来看,为了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并帮助创造必要的政治环境,这是有着正面的影响力。你们的支持,至关重要。感谢你们所赋予我的荣誉,让我和你们分享我的想法。
达赖喇嘛布鲁塞尔,比利时2008年12月4日
video

没有评论: